今天是: 
他和战友们打开了石家庄的大门
发布日期: 2016-11-11 星期五  作者:

    194710月,晋察冀野战军攻徐水,不料“钓”出了国民党驻守石家庄的第三军。第三军军长罗历戎的指挥所设在定州市清风店镇的西南合村。朱德总司令和聂荣臻司令员指挥部队一昼夜行军90余里,到达清风店地区。

    国民党第三军军长罗历戎很清楚,这是决定命运的最后时刻。他的万余人马被包围在不满400户人家的小村里,等了几天援兵,等来的只有空话连篇的电报。看来靠别人靠不住,只有死守了。他把步兵、工兵、炮兵、通信兵以及大汽车、小汽车、弹药车、军需车都集结在马家大院指挥所的四周。像疯了一样,要亲自上阵督战,倾巢出动,殊死反扑。

    22340分,晋察冀野战军司令部上空,彩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最后的总攻开始了。顿时,排炮齐鸣,爆炸的闪光就像大雷雨中的闪电,忽拉忽拉地划出不规则的亮环,手榴弹、炮弹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夹杂着密集的枪声,震撼着平坦的原野,西南合村上空一片火海烟尘。不到半分钟,浓烟把整个村子吞噬了,只能感受到灼热的云团在升腾、扩散。

冒着硝烟,第六旅主力由北向南,第四旅及第十二旅的第三十五团由南向北,第十旅、第十一旅由东及东北向西南,缪银山所在的第九旅由西向东,几万大军从四面八方突入西南合村。

二十七团一营三连三排一班的班长缪银山带领班里只剩下的六七个人,一直冲锋在前。有一名山西籍战士,担心缪银山受伤,冲着他喊:“班长,别跑那么快,你还得指挥呢!”话音没落,这名战士自己却已经冲到最前头去了。

    天亮的时候,缪银山和战士们打进村子,跟敌人展开巷战,一个院子一个院子地争夺。缪银山他们也占领了一个院子,这院子五间北屋、三间西屋,看样子是当地大户的,应该是国民党部队的宿营地。仅隔一堵土墙,旁边院子里就是一小队国民党兵。

突然,一颗专用门用于防御的大威力手榴弹从土墙另一侧飞过来,尾部引信已经拉掉了,冒着黄烟。情急之下,缪银山根本没想什么危险不危险,捡起来就扔回了隔壁院子,一声巨响,手榴弹爆炸了。

    缪银山带着战士们爬过墙头,发现院里只剩几具死尸,院门却大开着,地上扔着一支手掌大的小手枪。不难想象国民党军官丢盔弃甲、仓皇逃命的样子。

    果然,等到他们从院子里冲出来,街上的国民党士兵已经是一边打一边逃了。在国民党部队连连退缩的时候,晋察冀野战军这边却越战越勇。

缪银山和战友们仅凭半个班的兵力,俘虏了几十个敌人。

    22 11 30 分,四周的枪声停下来,由蒋介石亲自指挥并调动多批飞机掩护的第三军主力1.7万人,在清风店地区被解放军全部歼灭。第三军军长罗历戎见败局已定,便换上一套士兵的破旧军服,混在被俘的普通士兵群中,结果很快被认出并活捉。

    战斗结束后,缪银山看到,罗历戎指挥所院子里全被炸秃了,树干上留下很多子弹、炮弹片。战斗的惨烈程度,让人久久难以忘怀。村里的街道比两侧院落地势稍低,鲜血就在街上汇成了河。街上、老百姓的院子里,到处是尸体。有国民党兵,也有我们的战士,村里的人忙着收拢解放军的遗体。很多牺牲的战士保持着战斗时的姿态,有向前冲扑倒的,有手里还攥着手榴弹的。有的连五官都分辨不清楚了,有的只剩下血淋淋的半个身子。更让人伤心的是,有的战士被炮弹飞了,连完整的尸首都找不到。村里的妇女们打来井水,跪在烈士的遗体旁,给他们擦脸,然后装殓。整整一夜,才把战士们的遗体收拾完

这次战役,晋察冀野战军缴获国民党军队各种炮72门,轻重机枪489挺,长短枪4348支,电台8部,打伤打落敌机各1架。歼灭了石家庄守敌的主力,为后的石家庄战役铺平了通往胜利的道路。朱德总司令听到清风店战役胜利的消息,即兴赋诗:“南合村中晓日斜,频呼救命望京华。为援保定三军灭,错渡滹沱九月槎。卸甲闲云归故里,离营从此不闻笳。请看塞上深秋月,朗照边区胜利花。”

那次战役中,缪银山也受了伤,子弹从他的右手穿过,至今留下伤疤,三根手指无法舒展。清风店战役打开石家庄大门以后,他还参加了解放石家庄战役、新保安战役和抗美援朝战争,战斗中曾五次负伤,三次荣立三等功。

1978年,缪银山上任石家庄市第三十六中学副校长。现在,他家里最醒目的位置还摆着那张照片——身着军装,胸前上挂满勋章。

(第四十一中学北校供稿

 

 



Copyright© 2001 Qiaoxi education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石家庄市桥西区教育局 桥西教育网 版权所有 (浏览本网站,建议分辨率为1024*768) 冀ICP备090497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