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难忘烽火岁月
发布日期: 2016-11-11 星期五  作者:

    1939年秋天的一个晚上,在唐山赵各庄煤矿,地下党组织突然得到消息,日伪汉奸即将封锁矿井,抓捕工人领袖地下党节振国、张裕安(张春兰父亲)。情况紧急,几名党员关闭头顶的矿灯,立即升井。他们来不及换下沾满煤灰的单衣,趁着夜色,避开矿警,迅速逃离赵各庄矿。三分钟后,升井笼罐停止运行,日伪汉奸包围了整个矿山。节振国和张春兰的父亲已经逃出了敌人的包围圈,一口气跑了80里路,连夜回到了甘义庄村的家里。9岁的张春兰被敲门声惊醒,看见父亲换上了爷爷的衣服,随手拿了几件衣服,小声对母亲说:“等春兰长大了,一定要让她跟着共产党走。”

19435月,13岁的张春兰在家乡当上儿童团长。当时,日本鬼子的炮楼每隔二、三里地一个,夜里经常有汉奸到炮楼里通风报信,日本鬼子也时常突然进村抓共产党。张春兰带领儿童团员在村外轮流站岗、放哨,一旦发现敌情,马上报告村主任,夜里几乎没有睡过囫囵觉,出色地完成了站岗护村的任务。

1944年,张春兰在抗日战争中加入了共产党,任河北滦县二区战勤队副队长,她带领战勤队,为前方作战扩军、运送物资、护送伤员、破坏敌人的铁道和通讯设施、惩处敌特汉奸。

    1945年冬,组织上派张春兰到乐亭解放区党校学习。早晨出操时,突然听见有人高声喊:“丫头!”张春兰远远望去,竟是父亲!原来父亲押运军粮中途休息,听到灰布军装的队伍喊口号声,寻声看去,竟发现了自己的女儿!父女意外相见,高兴极了。父亲嘱咐春兰在革命队伍中好好干,还悄悄地问:“孩子你缺啥?你说。”张春兰说:“我没袜子,到了冬天,我也没有棉裤,去年穿部队的一条夹裤,有点冷。”父亲拿出两角绿色的边区票和一双粗线袜子,塞给女儿,匆匆告别。张春兰一直舍不得花这两角边区票,晚上躺在床上还经常偷着拿出来看看。

解放战争中,张春兰投身慰问军人、看护伤病员、做军鞋军袜子、抬担架等支援前线等工作。

1952年,张春兰被派往获鹿县做扩军工作,动员1825岁的青壮年参军,保家卫国。她积极肯干,表现出色,15天就拉出来一个连,受到县委、县政府的荣誉奖励和通报表扬。这年,为粉碎美帝国主义的细菌战,张春兰积极投身到爱国卫生运动中去,她和中山路街道办事处的同志们一起尽职尽责,全力做好“除四害”工作。他们带着国家统一发放的灭鼠药,拿着苍蝇拍、手电筒,串家串户,机关大院、宿舍食堂都不放过。每到一处,床底下、沙发底下,发现老鼠洞就下药、堵洞口,看见苍蝇就拍死,每天忙到很晚才能回家。”

19792月,张春兰调入石家庄市石家庄市托儿所(即后来的市三幼),担任支部书记。刚到托儿所时,所有教室都是平房,冬天生炉子,烧煤球、煤块。地面是土泥地,大家晴天一身土,雨天两脚泥。张春兰协助园长,平整土泥地,铺上红砖;买来锅炉,安装暖气;还找了两个瓦工,翻盖教室,并扩建一个教室;购买洗衣机,清洗全托孩子们的衣物。托儿所一下子变得干净整齐起来。

张春兰1988年离休以后,党和人民仍然铭记他们的功勋。2005年,国家授予张春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一枚;2007年,石家庄市政府授予她“石家庄市解放60周年纪念章”一枚;2015年,国家授予张春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一枚。

 

(桥西外国语小学教师赵艳婷根据张春兰口述整理)

      

 



Copyright© 2001 Qiaoxi education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 石家庄市桥西区教育局 桥西教育网 版权所有 (浏览本网站,建议分辨率为1024*768) 冀ICP备09049769号